厦门舌尖3面线糊其实说的是沙坡尾一家简陋的小店,厦门亚海面线糊。随着老板娴熟的一捞一抖,关于厦门的声音与气味渐渐升腾起来。这里,才是我熟悉的厦门,这个,才是忘不了的味道。

然而,厦门芋包嫂、厦门亚海面线糊之类“古早味”的老店却面临老字号认证的尴尬处境。





故事一 亚海面线糊


“舌尖”上的面线糊


今年春节期间,中央1套热播节目《舌尖3》播出了亚海面线糊,国际频道也进行了转播。老板黄双海一夜成名,不少食客慕名而来。


“这不是我第一次上电视。”黄双海说,2016年上海的一档美食节目《二更》从网上得知他的店,于是专门来到厦门,拍摄了一期节目在网上展播。而《舌尖》剧组就是通过这档节目关注到他的。



 

“网红效应”很快给黄双海带来利益,春节后,食客突然多了,营业额增长了40%,每天的营业时间也延长了。


作为一家33年的老店,亚海面线糊一直在此经营,追溯根源,食客们的口碑就是最好的宣传。



 

尴尬!老手续找不到


2016年7月,黄双海四兄弟一起聊天时,有人提议让他认证厦门老字号。黄双海找到相关部门了解申请过程,原本信心满满,以为33年的老店一定会顺利通过审核。


没想到,他却遭遇了尴尬:申请第一步就是要提供当年开业时的营业执照和税务证明,但老店的手续早已不知去向。



 

对于一个30多年的老店来说,惟一的举证只能是市民的口碑。



 

谈起店面的发展历程,黄双海有些感慨:1985年,母亲陈素琴开了这家面线糊店,在工商所注册了“陈素琴小吃店”。


“当时的营业执照是手写的,像收据一样大。”黄双海清晰地记得母亲曾拿给他看,但他并没有保留起来。


1996年,黄双海夫妻接手经营店面。2012年,黄双海重新办理营业执照,将店面改成“佩海小吃店”。



(图片来源网上,不是亚海面线糊的营业执照)


“当时没有想过要保留营业执照,也没有拍一些照片。”黄双海说,老手续找不到,新注册的营业执照年限还达不到“老店”的标准,所以认证之路很波折。


他坦言,对于他来说,市民的认可就是最大的肯定,至于能否认证厦门老字号,他不强求,只是希望能得到官方认可,“对日后年轻人经营是一种鼓励”。



 

传承


附近的老厦门人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来黄双海这里吃一碗面线糊,带着这份责任,黄双海守着店面33年,除了每年春节休几天,一直没有给自己放过长假。



 

家里人都劝他“退休”,让他出去走走,但他始终放不下,怕街坊邻居们吃不到他的面线糊不习惯。


黄双海最大的心愿是希望把手艺传承下去。已经成家立业的女儿答应过他,将来会继续做下去,这让他十分欣慰。


亚海面线糊地址:民族路177号

人均:13元



故事二 芋包嫂


说起“芋包嫂”的故事,厦港人都能如数家珍。从挑扁担走街串巷售卖到店面经营,“芋包嫂”走过了近百年的历程。



 

传承味不变


1926年,李文忠的爷爷奶奶靠卖芋包养家糊口。爷爷走街串巷,奶奶则在家门口售卖,于是有了“芋包嫂”的称号。


李文忠的母亲陈富娘传承了婆婆的手艺,被称为“第二代芋包嫂”。44年前,李文忠从母亲那接手了店面,成为“第三代芋包嫂”,“虽然店面迁移,但味道一直不变”。



 

“我为了‘老字号’而经营,开店的初衷就是养家糊口。”李文忠坦言,食客的口碑就是最好的老字号。



 

“听说认证厦门老字号可以有一些政策扶持。”李文忠递交了申请,但根据规定,要证明“他的奶奶是芋包嫂”,他感觉有些无奈,因为没法通过文件证明。


近百年来,住在厦港的人绝大部分都知道他家族的创业历史,口口相传,但没有文字证明。



 

守住情怀


三代“芋包嫂”的传承,积攒了不少固定顾客。“我最高兴的事就是看见家长带着孩子来吃芋包。”李文忠说,他希望下一代能把芋包一直做下去,守住这份情怀。


尽管现在经营压力很大,每天经营14个小时很辛苦,但李文忠依然坚持纯手工做芋包,“我就是要传承匠人精神,让厦门小吃文化继续发扬光大”。



 

芋包嫂地址:思明区大学路91号

人均:15元



几年前,别着鸡蛋花、穿着波西米亚裙的游客遍布厦门海边,使厦门一下跃升为文艺界的“网红”。一时间,咖啡馆、蛋糕店、小酒吧争先涌入厦门,“洋味儿”越来越浓。


然而,老厦门人心中却浮起担忧,因为“厦门味”越来越稀薄。随着店租的水涨船高,一些小店慢慢退出市场。



 

居住在沙坡尾的阮先生说,他担心有一天再也吃不到“老厦门味”。从他眼里流露出的担忧,可以看出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,以及那种老街坊邻居的情怀。



 

其实,“老字号”认证只是一个形式,真正的文化传承是让下一代接受并继续发扬,就像“芋包嫂”老板李文忠说的,他最开心的事是看着大人带着孩子来吃,边跟儿孙说起当年。


这让他有种时光穿越的恍惚感,似乎在这些老街坊的谈论声中,自己的爷爷挑着担子,奶奶推着小车,这些画面都会鲜活起来。


那时候,一整个厦门港,都是活的。